您好,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

保靖:“硬汉老三”的故事——记保靖县 清水坪镇大坝村“警辅”田洪军

【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07          来源: 】

投稿部门:保靖县公安局         投 稿 人:彭黎 

 

人物简介:

田洪军,男,40岁,人称“田军蛮子”,保靖县清水坪镇人, 1996年应征入伍,1998年退伍后回到家乡清水坪镇大坝村,担任大坝村护林员,2017年底,经大坝村支两委及群众的大力推选,成为大坝村“村警”。

 

“轰轰轰”,一阵引擎声由远而近,一辆插着拉风大红旗的摩托车驶进我们的视线,“田军蛮子来了,蛮子来了”,大坝村村书记叫唤起来。车停稳后,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利索地翻身下车,身板挺得标杆笔直,双脚习惯性的并拢呈外八字,虽然周围很多人,他目不斜视,也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问派出所张所长“我来了,什么事情?”,声音粗声粗气,加上身材壮硕、胡子拉碴,无形中带着一股震慑力。张所长把他的帽沿轻轻敲了一下,笑着对我们说:“这就是田洪军”。

(一)

如果有江湖,田洪军肯定是位路见不平,行侠仗义,倚剑闯天涯的武林好汉;如果有战场,田洪军肯定是位骁勇善战,杀敌无数,运筹于帷幄的大将;如果有如果,田洪军直言,可能不会选择脱下军装回到家乡。问他后悔吗?他说,不后悔,退伍只是战场的转移,真正的士兵,即使脱下军装,依然会保持军人的信念和勇敢,依然能保护家园。

采访途中,清水坪派出所所长张昌峰问我们:“你们看过《硬汉》吗?他和剧中的那个老三很像。”

《硬汉》的男主角老三是一个中国银幕上反传统英雄形象。他以消灭邪恶为己任,哪里有犯罪分子便出现在哪里。他曾拥有在潜艇上服役的光辉历史,退役后他还是始终保持着军人才有的非凡勇气和强健体魄,留着锅盖头,与红缨枪作伴,向社会的邪恶势力发起挑战,誓要以自己的力量消灭他们。

1998年,田洪军拒绝了首长的挽留,执意要从部队退伍回家,后来一次偶然机会,他成为了大坝村的护林员,这一干就是10载。从2017年起,保靖县公安局分阶段启动“一村一警辅”警务模式,截止2018328日,“一村一警辅”工作站全面覆盖全县161个行政村。在建立工作站等工作过程中,原则上要求各村的村综治专干兼任村警一职,但在大坝村,村支两委及村民呼声高,推选田洪军为村警,就这样,田洪军又有了一个身份----村警。

田洪军再次穿上了制服,虽然不再是橄榄绿,虽然没有警衔,没有警号,但却激活了他对军警生涯的热爱之情,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感觉自己终于干上了正经事,游荡的灵魂又找到了归属地。

工作中,田洪军将村警工作与护林员工作有机结合起来,经常开展法制知识宣传和安全提醒,提升村民法律意识和安全意识,积极配合派出所民警,及时准确掌握村中治安动态隐患,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先期处置,同时带头在村中巡逻,预防各类案()件的发生,提升村中治安环境安全,及时防控违法犯罪苗头。

(二)

在别人眼里,他嫉恶如仇、敢做敢当,看到不正之风、歪门邪道就会出手阻止。大家对他是又爱又怕,爱他的大义凛然,善良正直,敢管闲事,怕他的火爆脾气,倔强性子,爱管闲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里人开始叫他“田军蛮子”。

“管好人就能管住事,莫出事就是胜利”,田洪军讲不来大道理,这就是他对基层工作的理解。在三实信息采集中工作,因清水坪派出所警力少,任务量大,不得不依靠村警协助。动员会散后,田洪军就骑着他的摩托车挨家挨户开展走访登记。白天村民家中无人,他便晚上去,一次不行就反复登门。仅用了一个多月,细心的他搜集掌握了全村近600户约2300名居民的详细情况,全部记在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本本上面,对全村每家每户每个人都了如指掌,熟记于心。也正因为此,村里只要有特殊的人员出现,有异样的情况发生,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及时反应给辖区派出所。今年来,田洪军共为派出所提供案件线索8条,协助破案5起。

田洪军在走访调查中了解到,村里小偷小摸案件时有发生,有时甚至连续发生盗窃案件。为了改变村里“不设防”的状态,他自己掏钱出力,每天针对易发案时间、地段,骑着摩托车开展巡逻,对本村村民给予防火防盗提醒,对过往的可疑人员进行了解询问。同时,在他号召和带动下,镇、村干部群众积极响应、支持,大坝村一支6人组成的巡防队建立了起来,有效的减少了村寨盗窃案的发生。

今年7月,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到村民黄某家门口转悠,称可以帮忙清洗黄金首饰,只想换顿饭吃。黄某觉得可疑,便指着不远处的田洪军家,让外乡人去那家找饭吃。正巧在家的田洪军,一阵盘问后就把男子轰出了村。没多久,其他乡镇就传来外地男子上门调包金耳环的盗窃案,实施调包的男子正是前几日在大坝村转悠的外乡人。事后,田洪军有些小得意地告诉村民,那男的眼睛珠子到处转,一看就不是老实人。

还有一次,田洪军一个人骑车沿河夜巡,发现河里有三个打着赤膊的青年人正在电鱼,三人手臂和胸前雕龙画凤显得很“社会”的样子。田洪军叫唤三人上岸来,不准三人电鱼了,三人见只有他一人,斜了几眼,理都没理。田洪军两眼一瞪,一手拿手电照着三人脸,一手指着三人劈头盖脸地一顿吼骂,三人被田洪军的气势震住了,捡起工具,灰溜溜的跑了。这事传出后,村里人都笑他“田军蛮子蛮的很,一对三都不怕,着(被)打了晓怎么办”,派出所张昌峰所长知道了这个事,也笑田洪军:“要是你着打了,派出所帮你出气,但----以后还是要注意自身安全。”

“莫看田洪军五大三粗,掀过别人麻将桌,揍过不讲理的不孝子,但做事很细心,也很用心,每到特殊的时候,他就在村微信群里发布各类安全提醒,村里治安秩序和社会风气明显好转。”后大坝村党支部书记向泽富这样说。

在别人眼里,田洪军读过书、又当过兵,性格正直,帮理不帮亲,每每村里邻里间扯皮,婆媳间吵架,都会请他断一断;他为人热情,待人真诚,谁家的红白喜事,他都冲在前头,村民都觉得他说话办事“很靠谱”,为人处事靠得住。

在大坝村,村民间有了争执纠纷,都喜欢找田洪军评评理,解解“交”,谁家有了困难,第一个想起的也是他,他总是第一时间赶过去帮忙,日子久了,村民们都对他竖起大拇指。

今年4月,村民田洪友找到田洪军,结结巴巴讲了大半天,田洪军才明白,田洪友因很久前在外地服刑,户口被注销多年,现在想重新录户口,但缺少相关证明资料而无法办理。为了帮助其顺利补到户口,田洪军打电话向派出所详细咨询了所需的材料,后又带着田洪友乘车来到曾经服刑的零陵监狱打证明,通过田洪军近半个月的东奔西走,田洪友终于拿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崭新户口簿。别人说:“田军蛮子傻,别人的事做的那么起劲,图个啥。”田洪军大嘴笑咧咧回答,“他(田洪友)一个字都不认识,我不帮他怎么办?”

6月初,雨后天晴,村民黄某载着重货的三轮摩托车不慎驶入玉米地中,两个后轮陷在稀泥坑欢快的打着旋,就是不出来。正当黄某一愁莫展时,田洪军骑着他的红摩托,没等黄某开口,田洪军就停了车,主动过去帮忙推车,但因货物过重,车辆仍然无法驶出泥地。田洪军马上骑车跑到附近居民家中,叫上几个身强力壮的村民一同前往现场施救,在大家齐心协力下,三轮车终于重返车路行驶,黄某长长舒了口气,正要感谢田洪军时,他已骑上车绝尘而去。

819日,村里李仲成认为李清银破坏两家山林地界,欲侵占其土地,因此发生纠纷。田洪军与村书记、村长等人闻讯赶到现场,两家人争吵不休,僵持不下。田洪军没有作声,而是围着界线转了几圈,认真观察了一番,得出结论,李清银并非有意破坏两家山林地界,而是村里人到界线附近打板栗把土坎踩跨了,野外风吹雨淋,一些泥土被雨水冲到了李仲成的田土里,地界也由直线变成了曲线。开始时,李仲成并不信服田洪军的说法,直到田洪军拉他走到土坎跟前,看到许多杂乱的脚印和掉落地的板栗后才知道错怪了李清银。这时,田洪军看气氛差不多了,大手一挥,说,我拉线,你们打桩子,重新以线为界怎样?两人欣然同意。

凭借村里人头熟、情况明的优势,凭借着正直大义、真诚热情的品性,田洪军成为大坝村促进警民共建的服务员,成为村委和派出所的得力干将,获得村里群众和派出所民警的一致好评。今年以来,田洪军收集上报各类情报信息32条,独立和配合民警调解纠纷68起,在巡逻过程中积极救助困难群众40余次。

尾记

    天晴时,田洪军总喜欢骑着车到处转悠,看到东家的篱笆倒了扶一手,看到西家的田里来雀了撵一撵;下雨天,田洪军就倚在自己路口的小屋里,望着朦胧的远方,听着哗哗的雨声,吹着欢快的口哨,想着自己的心事......

有人说,田洪军傻,凭他一身力气和文化,外出打工会比当护林员、当村警挣得多;也有人说,田洪军笨,天天揽闲事管,快四十了家也不成一个;有人拿田洪军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子:“你再闹让田军蛮子骑车把你拖走”,也有人拿田洪军壮胆:“你再敢找事我让田军蛮子打你”。这些话田洪军都知道,他不气也不恼,依然骑着那辆红色摩托车,载着那面风中舞动的红旗,穿梭来,穿梭去,衬着大坝村的青山绿水,格外醒目。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