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

保靖:“张鸡笼”改名字的故事

【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02          来源: 】

投稿部门:保靖县公安局 投 稿 人:彭黎 

“张鸡笼、张鸡笼......”在政务中心大厅人口窗口办理身份证业务的女民警小孙对着面前的人群大声喊道,每天大量业务工作让她形成机械化按序叫人的习惯,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然而,人群却发出了一阵哄笑。小孙这才回过神来,这个名字确实有点搞笑,但为了不影响其他人员办理进度,她又连着叫了几声,下意识的降低了音量。

等了许久,并没有人走到柜台前面,人群中有些人不耐烦了,开始催促小孙,小孙随手把张鸡笼叫号单放到了一旁,继续办理下一位业务......

透过政务中心大厅明亮的玻璃窗,虽已是下午,但窗外阳光明媚,远山如黛,不远处粉色、白色的花朵枝头在春风里微微颤抖,一切都美好极了。小孙看着离下班时间越来越近,大厅里的人也越来越少,心情也渐渐美好起来,开始在心里构思着下班了带儿子去哪里出去走走。

虽然小孙调到人口与出入境大队才半年多时间,但每天重复着早九晚五的作息时间,面对不同的面孔相同的咨询问题,难免日久生烦,这种烦恼也只有同坐在柜台后的姐妹们才能理解。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走到柜台前,怯怯的说了声“你好”,这句礼貌性的招呼让小孙从遐想中回过神来,“什么事?”脸上迅速挂上职业的微笑。年青人显的很不好意思,低声说“我就是张鸡笼”,“啊?你说什么?”不知是走神还是声音太小,小孙没听清又问了一句,年青人脸上刷的红了,继续低声说“我就是张鸡笼”。小孙没忍住笑,但旋即收住了笑声,拿出张鸡笼的申请表,说道,“刚才去哪里了?叫了你那么多次,现在都要下班了”。张鸡笼说“其实我一直都在,你叫我时人太多,我不好意思站出来.....民警同志,我现在还能改名字吗?我......”张鸡笼有些结巴,显然是太过紧张了。小孙顿时明白了,耐心地告诉了张鸡笼需要递交的资料,收集齐了就可以改名。张鸡笼听了半天还是面带难色,絮叨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他早已订下了第二天外出打工的高铁车票,资料来不及补了,名字又改不了,张鸡笼满脸失望的离开了。

说起张鸡笼的名字,也是有故事的。因为父母没文化,坚信孩子取名字越难听,就越好带好养,于是出生就随口取了“张鸡笼”并上户,但没成想到这个名字却成了孩子的心头刺,从小便一直刺痛着他的自尊。

十二年前,“张鸡笼”才十二岁,受够了村里大人小孩、学校同学老师嘲笑,也向父母多次提出要改名字,但父母没有答应,便一个人负气走了二十多里路跑到毛沟派出所,找到当时毛沟派出所办理户籍的女民警小周,要改名字。

“阿姨,我要改名字!”张鸡笼趴在还没有他人高的窗户上说。

“改什么名字”小周见是个小孩子,漫不经心的问道。

“改成张远康。”

“啊?你还在读书吗?你父母呢?”

“没读了,我爹娘也没来,就我一个人来的。”

“去去去,不准改!”原来当时的派出所所长就叫张远康,小周觉得这个小屁孩儿一定是在戏弄她。

张鸡笼没作声,抿抿嘴转身就走。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被穿着警服的小周震住了。

看着那小小的背影,小周觉得有点不忍,追着出去问了一句“佬佬,你现在喊什么名字啊?”“张鸡笼。”小周没忍住,“噗哧”笑出了声,张鸡笼也怪不好意思,刷地一下朝大门口跑了出去,等小周笑完回过神来,他已没见了踪影。

这时,小周才意识到张鸡笼并没有戏弄她,说的话是认真的。从那时起,小周就想着帮张鸡笼改个名字,但张鸡笼却再也没来过派出所。后来,小周调走了,但“张鸡笼”那搞笑的名字和失望无助的眼神一直印在小周的记忆里。

一晃十二年过去了,张鸡笼还是一直叫着张鸡笼,如今的张鸡笼已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

看着张鸡笼渐行渐远的背影,小孙打通了十二年前在毛沟派出所任户籍民警小周电话,现在的小周早已调离毛沟派出所,在局机关工作。

“小周,你还记得十几年前一个叫张鸡笼的在毛沟所来改名字吗?”

“啊?记得记得,后来他一直没有来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的样子。”

“噢,他今天又来改名字了,但是没改成。”

“为什么?他现在应该有二十多岁了......

说到张鸡笼的名字,两人开始发挥出女同志的三八特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八卦起来。

“他改名字的事可以委托别人办吗?”

“可以,但他好像没想到谁能替他办。”

“我替他办”小周不假思索的毛遂自荐。

第二天,小周清早的拔通了张鸡笼的电话,张鸡笼受宠若惊。

“你还记得我吗?十二前你来毛沟派出所改名字,我没办好,我就是当时那警察姐姐。”

......嗯,记得.....

“听说你昨天去户政大厅,想改名字没办好,我可以帮你。”

两人互留了微信,就改名字一事聊了起来,很快就确定好了委托办理手续和相关资料。

小周本是个善良热情的的女孩子,对于能帮助别人的事总是乐此不疲。十二年前,因草率拒绝了张鸡笼改名字的事让她一直心生愧疚,耿耿于怀,现在终于可以弥补了。

几天后,一张打印着“张远华”的户口内页从打印机里吐出来,小周心里感到无比轻松,似乎看到了那个曾经叫着“张鸡笼”的年青小伙子,拿着这张小小淡蓝色的纸片,脸上露出羞涩而舒畅的笑容,想到这些,她迈着分外轻捷的脚步向邮局走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