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

:致小安,来过我生命的你

【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13          来源: 】

投稿部门:龙山县公安局 投 稿 人:新闻舆情中心 滕张芳子

 

    小安是在一个飘着雨的下午走进我生活的,刚满月不久的她被曾同学装在粉色的笼子里带过来,乌黑清澈的眼眸惶恐不安地望着笼子外面的世界,小小的身体不停地在发抖。我那颗久没有波澜的心突然间就柔软了,我蹲在笼子前和她对视,“从今天起,你就叫小安,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她并不看向我,拼命往笼子角落里躲,似乎那样可以让自己安心一点。

小安胆子很小,到家的第一天窝在笼子里不肯出来,我把她抱出来,她怯怯地看着我,又慢悠悠的爬回去,仿佛那一方天地才是她的安全领地。曾同学说刚离开妈妈的小安没有安全感,等熟悉新环境就好了。我按照他教的方法一颗一颗地喂狗粮,小安试探张开嘴,温润的舌头打湿了掌心,我忍着痒保持姿势,害怕惊动好不容易愿意进食的她。吃饱了的小安变得调皮,从手心转到手指,一根一根咬着玩耍。她的牙齿尖尖的,她的眼神有些狡黠。我笑,她像得到了鼓励微微用力;我皱眉,她像做错了事情一样赶快松开嘴。曾同学说,小安开始信任我,在用她的办法熟悉我的味道。

小安很有自己的主见,她不喜欢我买的窝,她喜欢沙发一角的圆形抱枕。认定那个抱枕之后,她开始排斥那个粉红色的笼子,也不去我买的窝里睡觉,只喜欢呆在抱枕上睡觉玩耍,像个婴儿一样蜷缩成团。偶尔被我的脚步声惊醒,她顺着方向看到是我,又心满意足的继续睡下去。我找了一条小毛巾盖在她身上,期待着她快点长大,我要给她买漂亮的衣服,带她去夕阳西下的酉水河边散步嬉戏。

小安不喜欢在厕所拉便便,于是我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铲屎。有几年养狗经验的婷妹妹告诉我,小狗狗不能完全控制大小便,不能打骂,需要慢慢引导,我想起自己之前粗暴地把小安关在厕所希望她因此学会在指定的地方上厕所,满心惭愧。小安很聪明,几次之后便知道在尿垫上便便,只是她和我一样固执,我铺了几块尿布,她只在自己选定位置的尿垫上便便。我摸她的头夸她很棒很聪明,她吐着舌头望着我,眼睛清澈如水,全是开心满足。

小安有着和她小个子极不相称的大脾气,以及和她的大脾气不太匹配的忘性。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书,不想早早睡觉的小安吵着闹着要爬上来,我伸出一只手,她立刻把两只前掌放在我手心,让人无法拒绝。沉迷在情节中的我有些敷衍,敏感如我的小安非常不满,咬手指时比平时用力,在我的食指上留下浅浅的痕。我大声呵斥了一声,顺势敲了她的脑袋,她委屈地回到抱枕上,把脸埋进前掌之间,任凭我怎么道歉怎么哄都不肯抬头。第二天听到我起床的声音,她却已经完全忘记了前一个晚上发生的事,跟着我从卧室走到客厅,从客厅走到厕所,从厕所走到小房间化妆,再眼巴巴看我换鞋出门。她总是似懂非懂听我说下班回来陪她的话,安静地看我关门,有时候发出轻声的呜咽。有一次我在门口站了很久重新打开门,她仍站在原地对着门的方向张望。我把她抱到抱枕上,在她走到门前快速离开。我不忍想象,那么多个早晨,她用什么心情送我离开,又是怎样度过一个又一个孤单的白天。

小安从不睡懒觉,周末的早上会在卧室的门口叫唤,我挣扎着起床给她泡狗粮,睡眼惺忪准备睡个回笼觉,小安一路跟随,拉扯着床单想要爬上来,我把她的窝移到床边,打算一起睡回笼觉,小安不依不饶。我突发奇想,起身快步走到客厅,在小安跟到客厅后转身折回房间,平躺在床上不发出任何声音,小安跑进来没看到动静,垂头丧气回到抱枕上自顾自玩耍。等我睡饱了起床,小安兴奋地直往我身上爬,她手脚并用挣开我的束缚,想要舔我的脸和鼻子。度娘说,狗狗在妈妈的舌头里认知这个世界,她也想用舌头表达对主人的喜欢和认可。小安,曾被你如此喜欢,我何其幸运。

天气好的时候带小安出门玩,开始在小区楼下,后来到街道。小安一开始很怕生,听到有人走近吓得躲在路边的阴影里,后来慢慢适应,循着呼唤低头嗅着气味走近我。我背对着人群给她开路,笑她小短腿走不快,很多路过的人夸小安可爱。一位四岁模样的小姑娘跟着走了很远,快要到她家的时候问我可不可以抱抱小安,我看着一路耐心跟在一旁的年轻妈妈,轻声告诉小姑娘要先问问妈妈同不同意,我很开心她喜欢小安。年轻的妈妈发了话,小姑娘开开心心地从我怀里接过小安,任由小安舔她的脸,昏黄的灯光下她们的笑容如此纯净美好。小安像一个天使,带给我美好,也指引我遇见美好。

小安最后一次送我出门,我并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我像往常一样夸奖她知道在指定的地方上厕所,给她准备早餐,却不想继续用手喂她,我担心她养成我不喂食不吃东西的习惯,怕不在家时她会饿着,狠心把她丢给满满的餐盒。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小安离开的那天中午,我反常地想要回家看看她,不似平时等到下午下班再回家。我推开门,小安没有迎接,也没有睡在她喜欢的抱枕上面,她倒在离抱枕不远的地毯上,眼睛圆睁,身体仍有呼吸起伏。朋友接到求救电话后要我给她喂水,她嘴巴僵硬紧闭,那张咬过我手指对我叫过的嘴巴不肯再张开。我哭着说以后再也不把她一个人丢在家,抱她出门找医生,她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我不知道我身上的味道是否还能让她安心。

赶往医院的路那么长那么远,红绿灯路口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安突然伸出舌头,我以为她在寻找我,赶快把手伸到旁边,她最喜欢躺在我的掌心睡觉。这一次,她寻找的却不是她曾经最喜欢的玩具和港湾,她口吐白沫,急剧抽搐,小小的身体受尽折磨。医生说是癫痫,我奔跑着横穿了几个马路去药房买药,依旧没有抢回她的生命。2018410165分,她在融入我的生命之后突然从我的生命抽离而去。我毫无准备,一遍遍在相册里找寻属于我们的记忆,她那么活泼,那么傲娇,那么黏人,那么乖巧。她第一次穿衣服站不稳摔了一跤站在地毯上不敢迈步,她第一次坐车被我一个急刹摔倒座位底下,她喜欢趴着我的掌心睡觉,她有时候会在睡梦里惊醒,她喜欢我轻轻拍她的头,她不喜欢吃泡软的狗粮,她走路像一团移动的线球……

她让我变得柔软知道自觉克制脾气,她让我每天期待下班。她离开的第一天,我无比害怕,我在楼下带她散步的地方坐了很久很久,不敢上楼。眼泪止不住地流,冲花了妆,冲掉了双眼皮贴。我曾和小安说我们相依为命,现在我像一个被遗弃的人,不敢回到那个满是回忆的房间。

朋友安慰我,小安挣扎留着最后一口气,是为了和我见上最后一面。没有亲手喂她吃好最后一顿早餐,是我对小安最大的遗憾。

后备箱里,还有给她新买的尿布;沙发边上,她喜欢的抱枕还在那里,离我咫尺,却相隔天涯。我喷了很多香水,依然盖不住小安留下的味道。甜甜的,糯糯的,还有一丝丝臭。我在几个房间走来走去,习惯了落脚前左顾右看,害怕踩到个子小小又黏人的小安。房里很安静,再没有一只傲娇粘人的小狗狗围着我转,伸出前掌要我抱;再也没有一只小狗狗送我出门,等我回家。

窗外传来犬吠,我不敢伸头去看。

小安,感谢你来过我的生命,虽然这一程太短,太短。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