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

澧南行

【 作者: 转发永顺县公安局向代江       发布时间:2017-08-15          来源: 】

      发源于永顺县万福山的澧水南源——杉木河,蜿蜒东流,流经毛坝乡泉孔村的一段,人们习惯叫它澧南。

在永顺305省道官坝老村段最凹处,顺着一条小公路往下就到澧南了。五月,草木繁茂,金银花正在盛开,我和同事们相约去澧南野餐。小公路往前几十米远,在右侧,一股“黄桶”大的泉水从石洞中喷涌而出。她带着深藏于地下的清新与幽怨,冷冷地来,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冰清玉洁、不容亵玩。据说这水来自几十里外龙家寨的大洞,人民公社时,人们为了灌溉,用棉被、稻草、谷壳等围堵大洞里的阴河水,结果在泉孔水里发现了谷壳。人民公社时,人们就利用这泉水建了一座当时小有名气的小型水电站——澧南电站。

前行一段,就见河谷了。眼前豁然开朗,澧南河从西缓缓而来,河是红沙河,河床上满是红褐色的砂石,河边有大块的的滩涂、沙田、沙地,视野开阔。滩涂上生长着大片的芭茅、高大的柳树。河岸、沙地边矗立着青灰色的崖壁,陡峭险峻、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在无边的青翠中,展示出大自然峻美的脊骨。两岸山坡上,草木葱茏、苍翠。飞鸟不时地啼叫声,在河谷回荡,更显幽静。岸边人家的木屋或砖瓦房,藏在树丛中,就像是风景画里有意无意点缀的飞檐青瓦。

使用了几十年的渠道,有些破旧,不时渗漏出冰凉的泉水。沿着渠道往前,就是电站职工宿舍。几栋宿舍虽破旧,颇具规模,还有一个旧篮球场和漏水的大鱼塘,应该都是人民公社时的物产,依稀可见当年的繁荣。据说鼎盛时期,电站有职工、家属100余人,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如今只剩几个人勉强维持着。沟边的一座变电站,是新修的。

穿过石壁上凿出的一道石门,就是电站机房。机器的声音有些尖锐,大概也是些过时货吧。机房下面是出水口,电站不停地发电,泉水从这里日月不息地注入河中,有了这大泉水的注入,澧南河变得浩浩荡荡、生机勃勃。澧南下游——码头河以下就是桑植地段了。我们从出水口上面的浅滩涉水过河,来到一个柳树坪,柳树成荫,上边是河道的最窄处,约三、四米宽,河水从两座石壁间急匆匆流下来,冲出了一个圆形的大水潭。

走了这一阵子,总该放松一下了,亲水是最佳的选择。河水比泉水要可亲得多,它淌在浅滩上,清亮柔顺,惹人爱怜;泻在小坎处,白花朵朵,哗哗作响;静在小潭里,碧绿幽深,令人不寒而栗。沙子松软干净、卵石圆滑,赤脚走在上面也不伤脚。相互浇浇水、挖沙子、捡几个漂亮的卵石,或是抓几只螃蟹、小虾作晚餐。最爽的就是跳进这清水里洗澡,那一身的疲惫、满脑子杂陈的念想,刹时没了踪影,仿佛一下子就融入这青山绿水间了。河滩上牛儿悠闲地吃着草,牛铃叮当作响。这声音似乎有着一种魔力,将人带回那久远的年少时光。野外做的饭菜最是可口,几杯杂酒下肚,以一种微醺的姿态,在这广阔大地上小憩一会儿、慵懒一下吧。

“鸡叫羊时,犬吠中,牛儿喊了要放工。”天色渐晚,牛儿“哞哞”呼唤着妈吗,放牛娃吆喝牛儿回家了。欢乐的时光流逝得飞快,我们也该回去了。这时很容易就想起那首经典小诗:“……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