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

苗乡花鼓第一寨

【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3          来源: 】

投稿部门:凤凰县公安局 投 稿 人:麻天星 

——凤凰县麻冲乡杜田村苗鼓文化纪实

 

这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

这是一块蓬勃而兴旺的热土。

杜田村,又名“猴子坪”,这一个小小的苗乡山村,外来的人一定不会引起注意和驻足。但是,凡是读过乡土文学大师沈从文作品《沅陵的人》的读者,一定还会记得沈老笔下提及到它:“由常德到沅陵,一个旅行者在车上的感触,可以想像得到,第一是公路上并无苗人,第二是公路上很少听说发现土匪。……至于辰砂的出处,出产于离辰州地还远得很,远在三百里外凤凰县的苗乡猴子坪。”这个小小的苗寨,以它的美,以它的真,以它的特产和人物,在沈老的笔下留下了神秘的一笔。

杜田村,位于凤凰县西北边陲的麻冲乡辖区,距县城38公里,处于县内中低地区,地貌以岗地为主,乌巢河流绕村而过,海拔600多米。全村人口580人,178户,5个行政村民小组。这个美丽的苗乡小山村,不但以它曾经出产的优质汞征服了世界,一直以来更是以她良好的苗族传统文化——唢呐、苗歌、边边场、服饰、银饰……特别是代代流传,土家苗岭闻名遐迩的苗鼓文化陶醉了湘黔边区众多的苗族群众,也引起了中外游客的无限神往。

杜田,一个苗乡花鼓的发源地,一个苗鼓文化的聚焦点,一个鼓技人才辈出的神秘乡。

一、杜田花鼓的起源

杜田花鼓起始于何时何代,已经难以找到相关的文字记载了,何况苗族的文化,并非以文字流传,而是以语言传承。

但是在湘黔边境的苗乡,说起杜田花鼓的起源,人们都习惯说起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杜田这个山沟原本是一个深山老林,常有野猪、老虎等野生动物出没。有一天,一个名叫麻老腊的“带卡”(苗语,凡姓麻皆称“带卡”)从贵州省铜仁大兴的一个叫“报子云”的小村庄搬到了麻冲乡下麻村的一个山坡上(苗语叫“莫金家”),后又因故搬到了杜田村来。麻老腊主要以烧碳、卖碳为生,日子过得非常艰苦,并时常受到附近村庄的人排挤。后来,又有一个名叫龙爷的“带农”(苗语称姓龙的皆为“带农”)也搬迁到这里,两人团结到一起,相互关心、帮助,一起勤快劳动,同时又经常练习武术,很快地受到了村民的尊敬,后来两人都娶了当地村民的女儿为妻,并且双方约定:以后双方生下儿女就让他们相配成亲(所以到现在该村的麻、龙二姓连姻结亲的特别多,基本上是“全村一家亲”)。麻老腊后来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叫“麻满奥”,小的叫“麻满专”,兄弟二人长大后,到山江镇大马村学会了打银子,并购置土地,开始开荒挖地,兴修田地(所以“杜田”苗语叫做“豆佃”,意即:一个用钱、用血汗换来的地方……)。

有一天,兄弟俩在村子背后的山坡上遇上了两个神仙姑娘。那两个姑娘各两手握着一根木棒,围着一个椭圆的物体一边轻歌曼舞,一边有节奏地敲击。那动作,犹如仙女散花,又如麻姑献寿,变化无穷,煞是好看;那声音,“咚咚”作响,犹如阵前战鼓,又如军中号角,浑厚稳重,崔人奋进。那两个仙女告诉兄弟俩,这圆的东西叫“鼓”,并手把手地进行传授,并说:这是王母娘娘特意安排她们姐妹俩送鼓到苗乡来的,目的就是让“鼓”冲淡人们的忧愁,带来生活的富裕和快乐。兄弟俩便认真学习,回家后便相互传授,苗家的“鼓”技便一代一代地流传了下来。

为了纪念那两位传授“苗鼓”的仙女师父,杜田村的男女老少便把那块“授艺”的坡顶叫“葛屏坳”,意即“一个花鼓的发源地,一个打鼓的好地方。”并每年组织全村人到那里开展“赶年”活动,以此来感谢仙女以及为全村人祈福。

许多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葛屏坳”也满是鲜花、绿草,但是传说的故事已渐去渐远,然而每当人们走过这片土地,仍然可以透过那朦胧风雨,隐隐约约地听到那“咚咚”的鼓声时近时远,时大时小……

二、杜田花鼓的魅力

杜田花鼓,这一个苗族人民代代相传的传统技艺,在近代以来的农民文化生活中日渐占据重要的位置,并成长为湘西苗乡地区的一朵奇葩。

杜田花鼓,它是喜庆的代名词。

苗族人民每逢过年过节,或是适逢什么重大庆典活动,此时此刻,最适合表达村民们喜悦心情的娱乐形式就莫过于打花鼓了。老年人,少年人,青年人,中年人,以及妇女们都会一窝蜂地拥簇在花鼓边,把花鼓抬到院坝大一点的人家或是其他场地宽畅的地方一展鼓技。年轻的,虎虎生威,舞动有力,并善于把苗族武术套路动作和花鼓技艺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独有特色的苗乡杜田苗鼓套路,真是别具一格,独有风韵。姑娘们以及年轻的妇女也巾帼不让须眉,大大方方地拿起两根棒槌轻跳曼舞,挥舞着纤手,扭动着腰肢,踩踏着鼓点,唱和着旋律,真的是如清风弄影,柳丝摆姿,自有一番独特的风情。

杜田花鼓是苗乡青年爱情牵系的纽带。

凤凰苗乡的青年男女表达情爱的方式有很多种,有唱山歌,有赶边边场等,而杜田花鼓则是其中重要的一种。每逢年初的正月,凤凰的苗乡特别是以杜田为主的村寨,便会在赶集日的当天,在公路途径村口的要道,摆上一个花鼓,一大帮青年男女便围着花鼓边打边守候。但凡是别村有年轻的男女经过,村里的小伙就会拉住路过的姑娘,村里的姑娘则会拉住路过的小伙,无论如何也要表演一番,留下“买路鼓”,方能放行。这在苗乡叫做“拦鼓”。不会打鼓的青年,往往都会悄悄地绕山坡而行,如被发现则会被拉住抹锅底灰,弄得你灰头鬼脸,下不了台。而会打鼓的青年,则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棒槌,摆动着舞姿,轻巧灵活地“咚咚咚”地敲打一会,并从中赢得旁边姑娘或是小伙的青睐,一段美好的姻缘可能由此就缔结起来。

凤凰苗乡的花鼓,现今稍有名气的也逐渐地多了起来,例如麻冲的杜田(猴子坪)、山江的好友等,但是谁也可能不知道,苗乡的花鼓基本上都是源于杜田村,大多数都是从杜田村传播过来的。杜田村的姑娘们,凡是嫁到了一个地方,就会积极传授,勇于献艺,组织夫家村寨的年轻人练鼓、学鼓,并逐渐发展壮大,有的还发展成了另一家风格。

杜田花鼓,以她的美,以她独特的风格,丰富了苗乡人民的文化生活,充实了苗乡男女老乡的精神灵魂。

三、杜田花鼓的发展

杜田的花鼓,历经岁月,经久而不衰。

杜田的花鼓,几多波折,始终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一代一代的苗族人民,一代一代的杜田鼓手,他们始终牢记着老一辈人关于“鼓就是幸福,鼓就是吉祥”的叮嘱,认真地继承,细致地揣摩,大胆地创新,积极地发展。他们领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年男女走南闯北,四海献艺,吸取精华,展现风采,让杜田花鼓这颗璀璨的明珠,在湘西的苗乡闪耀着迷人的光芒。

近代以来到现在为止,杜田村成长了一代又一代的鼓手,并逐渐成为了闻名苗乡的“鼓王”,至今算来,这已经是第八代了。他们分别是“带卡系”为麻老腊——麻满奥、麻满专——麻善生——麻自华——麻林全——麻作齐——麻忠生——麻雄宝、麻健美。“带农系”即为龙爷——龙老菜——龙老陆——龙桥华——龙清贵——龙洪金、龙福安——龙福有、龙新松。

杜田花鼓的发展,历经了兴起——消沉——高潮的曲折发展阶道路。二、三十年代的时候,村民们主要是以自发兴起为主,到了解放战争时期,由于匪患四起,苗乡村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苗鼓的发展一度消沉。建国后,在党的“双百”方针政策感召下,苗乡的鼓文化又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但是在文革期间,村民们由于吃不饱、穿不暖,群众的文化生活再度陷入低谷,鼓文化几近失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村民的苗鼓技艺又得到了重视和发展。随后到九十年代,由于受到打工潮的影响,苗乡的广大青年特别是杜田村的大部分青年鼓手都奔赴到了沿海异乡,村里的鼓文化一度消沉,但是近年以来,特别是随着县委、县政府的关于“文化旅游产业带动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传统苗族文化得到了空前的重视,苗乡的特别是杜田的苗鼓文化也随之兴盛起来,并又重新发出要求发展的呼唤。

一代一代的苗乡杜田鼓手,曾经带领着年轻小伙、漂亮姑娘们组成鼓队在五、六十年代向毛主席祝寿,也曾经参加过中央、省、州、县等各级民族工作大会庆典,参加过各地苗乡举办过的“四月八”、“六月六”、“三月三”等少数民族盛大节日庆典,也参加过近年以来中外游客品味欣赏过的“中华炎黄圣火采集仪式”、“中韩围棋国际邀请赛”、“中国·凤凰·四月八民族艺术节”、“中国首届文化生态艺术保护节”等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盛大庆典,并不断受到各地邀请,展现了美丽风采,树立了良好形象,赢得了三湘四水人们的好评。

然而,在当前新的发展起点上,杜田的苗鼓文化由于缺乏宣传,缺乏资金运作包装,她仍像一位娇羞的新娘,还没有撩开她那神秘的面纱,许多的人们还没有完全认识她,还没有真正看到她那令人心醉的真实本色。

杜田的花鼓,她就像一颗埋在地下的宝珠,一旦有人挖掘她,她就会闪耀夺人的光芒。

杜田的花鼓,她就像一幅尘封多年的文化遗迹,一旦有人轻抖掉她身上的灰尘,她就会名列文物古玩堆中身价百倍,吸引无数的采风者蜂拥踏来。

杜田的花鼓,她在轻轻地唱,她在欢快地跳,她在孤芳自赏地摆动着美丽的舞姿,她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个“知音”走近她、认识她、深爱她,并把她带出幽幽的大山,像凤凰一样展翅飞翔起来。

杜田——一个充满希翼的山村。

杜田的花鼓——一颗散落在凤凰苗乡大山里的明珠!

   
上一篇 下一篇